neko的长篇都是坑

都坑了,都坑了,别看长篇了(苦笑

【kylewally】他没摘灯戒就睡觉后的那个早上

*除了kylewally我还会写啥
*强行加入其他au
*就是一个早晨而已,想看超撩的凯
*……好像没有那么撩,意会一下,意会一下


-
沃利觉得自己好像正躺在火炉里。
这两天天气突然变的特别热,而好巧不巧,他们的空调在昨天半夜突然坏掉了。
沃利实在没办法在如此炎热的环境下好好睡觉,凯尔不得不带上灯戒变了个大空调挂在沃利头顶上。
除了有点亮以外,都挺不错。
问题是,凯尔不能整个晚上都醒着来操控灯戒,于是他只好强行撑着眼皮,等沃利睡着了之后自己再像昏过去那样倒在床上。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现在这么热的原因了——凯尔睡觉的时候灯戒不受他控制,空调肯定在他熟睡了之后就消失了,或者变成凯尔脑子里奇奇怪怪的机器人。沃利眨了眨眼睛,试图把黏糊糊的感觉从大脑里赶出去。沃利决定给他做个早午餐什么的,再顺便用神速力学学怎样修空调,犒劳一下他贴心的男朋友。
刚伸了个懒腰沃利就听见客厅一阵声响,他一下子警惕了起来。凯尔灯戒的能量一路连到了外面,但沃利不能确定拿东西有没有攻击性,他可不想让凯尔早上醒来面对的是自己公寓的废墟。
蹑手蹑脚的下了床,轻轻把门推开,发现似乎是一个人。准确来讲是具现化的人。浑身绿油油不说,身上还有一套类似于盔甲的东西。那人一只手按着自己的佩剑,注意到了不远处正偷看的沃利。
接收到视线的那一刻沃利突然有点慌,威迫感很强,沃利只好走了出来。
意外的是那人并没有突然攻击,而是直勾勾的盯着沃利看,盯得他背发毛。
还不如直接冲上来打我…沃利非常的不自在。
两个人尴尬了一会之后,沃利决定走到他身边而他确实这么做了。那人看起来很开心,但头盔遮了他大半个脸沃利也说不清。
“所以…”沃利试探性的开口,“你是他思想的一部分?酷。”
那人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别问我沃利是怎么看到的,我也不知道。
然后他就抬手摘掉了自己的头盔,下面是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只不过眉宇间更加的沉稳。
“你…就是他?”沃利眯起了眼睛,“骑士先生?”
他皱了皱眉,似乎对这个称呼感到不怎么满意。他张开了嘴说了什么,但是沃利完全听不见,只能非常艰难的读着唇语。
“雷…纳?你是说你想让我叫你雷纳?”
他点了点头,坐在了沙发上。
沃利突然想起来他们刚见面的那段时间,自己可是一口一个雷纳菜鸟叫的多顺,现在再说,反而有些不习惯。
沃利耸耸肩,跟“雷纳”交朋友听起来挺有意思,反正他还没起床,晚点做饭也不迟。
这个时候他就很感谢当时拼命缠着迪克教他学唇语的自己。
雷纳倒是挺有风度,等沃利坐稳了之后他才开始“说话”。
'你真的很像他。'
“像谁?”沃利笑了,“还能是谁,八成就是我。”
'无意冒犯,但我从来没听说过韦斯特先生有个双胞胎兄弟。'
“得了吧,我就是韦斯特。”沃利一直试图让骑士感到困惑,因为他茫然的表情真的很少见,“这是另一个世界。”
'另一个?'雷纳眨了眨眼,一阵柔和的绿光散了出来,在客厅里又组成了一个房间,一个充满中世纪欧洲风情的房间。
“哇哦,我没想到你还能做到这个。”沃利兴奋的看来看去,凯尔居然能在睡梦中把能量体的细节做到如此完美。
'谢谢夸奖。'雷纳有点得意的笑了,看着沃利在绿色的大床上滚来滚去。
“哦对了,”沃利突然坐了起来,“跟我讲讲这个世界的韦斯特是怎么样的?”
'韦斯特先生收到了天神的祝福,拥有了疾风的速度。在艾伦先生失踪以后继承了王国信使的职位。”雷纳稍微的思考了一下,说,'他的能似乎没有极限,我曾见到他在眨眼间绕着王国跑了一圈。'
“唔,确实很像我的风格…”沃利爬到了雷纳身边,打量着他身上盔甲繁琐的花纹,“那,我们的关系是什么?”
'呃…'雷纳一下子变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我们是恋人,他一直叫着要公开,但我觉得时机还未到。'
“既然是恋人,为什么不直接叫名字?”
'在外人面前,有失礼仪。'
“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遵守规矩,”沃利揉了揉雷纳的头发,依旧是熟悉的触感,“况且我就是他,老是说韦斯特先生,多奇怪。”
'如果你执意要求的话,'雷纳顿了顿,伸手轻轻抚着沃利的脸,眼底是无尽爱意,'华莱士。'
骑士的拇指压过沃利柔软的唇,一阵寒意让他打了个寒颤。灯戒能量体冷的像冰块,不过介于现在是能让人融化的夏天,沃利便由他在自己脸上摸来摸去。
雷纳刚想再说些什么,周围的一切就变了。
首先是那个房间渐渐的失了颜色,他们重新回到了凯尔的公寓。然后是雷纳身上的光也在消失。
凯尔要醒了。
'我要回去了,希望下次能尽早再次见到你。''雷纳重新站了起来,将右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的漂亮徽章上,对着沃利微微的点了下头,便随着破碎的绿光消散到了空中。
沃利愣了一下,便风风火火的冲回到了卧室。
推开门果不其然是迷迷糊糊的凯尔,只穿着一件背心和短裤,头发因为睡姿而变得凌乱,脸上的胡渣又长出了一点,并且马上就要面对被逼剃光的命运。
“嗨,沃利,早上好。”凯尔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戴着灯戒睡觉真的跟没睡似的,你看看,我还不是为了伺候你。”
沃利抱着手臂站在床边看着正在打哈欠的他,满脑子却是风度翩翩的雷纳骑士。两个人的影子重叠到了一起,微妙的反差让沃利忍不住笑出了声。
然后他就被凯尔拉着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对了沃利,我想我梦见你了。”凯尔用指背轻轻蹭着沃利有些发烫的脸,脑子里模模糊糊的记忆好像清晰了那么一点。
“嗯哼,我知道。”沃利眯着眼睛,凯尔顺势像对待猫那样挠着沃利的下巴,沃利也非常配合的抬起了头,凯尔见状甚至捏起了沃利的后颈。两个人玩了好一阵,沃利才把他赶过去洗漱。
这个凯尔才是属于我的那一个,骑士先生还是留给吵吵闹闹的信使吧。
沃利吹着口哨走进了厨房,打算给他男朋友做个非常有中世纪风情的早餐。

--
混更,并且试图复建(…

改了一些

评论(12)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