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碳又跳坑了

逆转裁判,JOJO,明星大侦探
职业跳坑,脑洞选手,随缘更新,谨慎关注

【马康】迟钝(中)

*有私设

*标题叫延迟是不是更好?

*慢热

*ooc



4

赛门觉得很奇怪。


现在是耶利哥上层的日常会议,一般来讲,赛门都是乖乖坐在椅子上听,偶尔起来给诺丝和乔许拉拉架。但是今天有点不一样,会议室里多了一把椅子。

所以他就是康纳。赛门偏头看了眼正在记笔记的仿生人。他们以前有过几次对话,但是从来都没有见过面。赛门对康纳的印象还算是不错的,严肃认真又谨慎。康纳说话的时候似乎很用力,像是马上就要度过变声期的少年,特别是在赛门知道了他的长相之后,这种少年感在他心里就挥之不去了。

“马库斯,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康纳找了一个合适的时机开口,“蓝血是人类最后的筹码——噢。”

声音突然的扭曲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包括康纳自己。所有人都转头看向了他,而马库斯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我很抱歉,我想我的声频处理器并没有调试稳定。”康纳充满歉意的看着大家,手捂着的咽喉露出了白色的机体,系统快速的做着自我检测。

“没有关系,康纳。”温柔如赛门,看护型号的设定让他情不自禁的作出安慰的反应。就在他靠近康纳的时候,他无意间注意到了一个小小的细节。

每一个生物组件上面都有一个编号,为的是方便人类组装替换。基本上所有生物组建都是通用的,但是显然这并不针对于某些特殊型号。

TL200?赛门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惊讶,但显然他失败了。他看到康纳侧过头看了他一眼,一个眼神就让赛门明白了康纳已经知道了一切。他原以为这一种行为会冒犯到康纳,但当他准备道歉的时候康纳却把头转了回去。

“不用担心,我并没有因为这样的行为而感到生气。”康纳的声音在赛门的脑子里响了起来,鬼知道他是怎么接通赛门的私人通讯线路的,“只是请不要现在说出来,我不想让马库斯担心。”

马库斯?赛门抬头望向了桌子的末端,他们的仿生人领袖现在脸黑的像是抓到夜不归宿的儿女的家长。噢,他确实看起来心情很不好。

“好吧,我还是希望你能跟他讲讲。”赛门在马库斯的眼神下心虚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我会的。”康纳在说完这句话后就下了线。赛门最后一次朝他看了一眼,便试图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会议内容上。

当然,他又失败了。赛门现在有些后悔选择坐在康纳旁边,因为马库斯的眼神时不时的会往这边扫,无辜的赛门被看的浑身不舒服,而真正的当事人却对这件事情一点反应都没有。

赛门的led突然闪了一下,他接受到了一条私信。

rA9在上。不用看他都知道是谁发来的,赛门忐忑的接通了线路。他只是希望康纳不要因此生气,毕竟PL600这个型号的通病就是不善于撒谎。

马库斯问一句,赛门就原话复述给康纳,再把康纳的原话复述给马库斯。其内容无非就是“你怎么了”和“我没事,你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上”,但是当它们重复的频率越来越高,即使是赛门都有点受不了了。马库斯轰炸一般的询问和关心显然让康纳有些吃不消,何况康纳还不理解为什么马库斯要在会议上面因为他分心。眼看两人马上就要进入“沟通时不可避免的摩擦”阶段,赛门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

今天是有纪念意义的一天。赛门表示“你们自行解决”并第一次主动切断了线路(还是马库斯的线路),彻底下线屏蔽了两人。

会议还在进行着,谁都没有注意到坐在边边的耶利哥前首领正试图把整个人缩进椅子里,逃离这堆他自己惹上的破事。



5

在一切开始之前


这已经是汉克第三次半夜被站在客厅角落待机的康纳吓的爆脏话了。所谓事不过三,汉克几乎是把康纳整个人给揪了起来,而康纳看起来还像个无辜的小兔子那样睁大了眼睛,硬生生的把汉克涌到嘴边的暴怒给压了回去。

“康纳,该死的,晚上不睡觉就给我去找点事情做。”汉克叉着腰表示他极度的不爽,“但是如果你去伊甸园夜总会之类的地方,我第二天就把送回模控生命。”

开玩笑,康纳才几个月大,怎么能去那种地方。

汉克嘟嘟嚷嚷的回了房间,留下康纳一个人在漆黑的客厅里深思。

康纳的内心小小的挣扎了一下,虽然这违背了马库斯让他变的“更像人”的要求,可他确实不需要那么多的“睡眠”。想通了的康纳立马打起了精神,打开文件,飞快的工作着。只要见过他的人都知道,康纳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与其说是堆满桌面的纸张能让他感到安心,不如说康纳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个人资料里面“兴趣爱好”那一栏向来是一片空白。

每一个夜晚,康纳会很平常的拉开椅子准备整理资料,很平常的打算工作到天亮,然后叫副队长起床,再去警局或者耶利哥工作到晚上。就像平常一样。

但是今天不一样。康纳站在角落,额边的led闪了又闪。他的工作完成了,包括那些积压的陈年旧案他都拿出来翻了一遍。这是康纳第一次感受到无事可做,他看向漆黑一片的窗外。现在是凌晨两点半,整个底特律都陷入了沉睡,大多仿生人也进入了休眠。康纳在房间里转了三分钟零六秒,玩了十六分钟又三十二秒的硬币,小小的蓝光闪着,他决定出去走走。

康纳一直是个行动派,当他做了这个决定之后,他只用了两分钟去换衣服,穿鞋,然后拿上了钥匙,悄悄的出了门。

秋天的底特律已经开始转凉,康纳扯了扯他身上的连帽衫,鞋子踩在没来得及扫走的落叶上面,发出了清脆的断裂声。他什么都没有想,只是机械的往前走,就像平常一样。直到他敏锐的捕捉到了几个人类的交谈声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走到了公园里。

那是几个成年男性,他们说话的声音很低,有一些还被风吹走了,但康纳知道他们在讨论的是自己。于是康纳并没有多在意,继续往前走着。他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人在公园里。

当然,他也没想到从身后刺过来的刀子。

康纳反应迅速,抬手打掉了锋利的小刀,几个男人见状不但没有逃跑,反而掏出了更多的利器直直的扑了上来。

“血蓝之处有红冰,”康纳听见一个声音在念叨着,“红冰之处有绿银。”

现在康纳算是明白了,仿生人的解放意味着大量劳动力流失,为了让闲了太久的人类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以前对红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政府终于打算做点事了。作为警用型仿生人,跟四个瘾君子对峙还是绰绰有余的。康纳压低了重心,像准备攻击的蛇一般等待着时机。战况很明显,基本上是来一个倒一个。现在都不流行打群架了吗?康纳这么想着,突然听到了背后传来的手枪上膛的声音。

“该死的警察。”男人说着,扣动了扳机。

子弹的冲击力还是让康纳闷哼了一声,他的感官模拟系统还开着,剧烈的疼痛一路传到了他的仿生大脑,眼前弹出的红色警告窗已经多到阻碍了康纳的视线,他不得不把模拟系统关闭。男人射中了康纳的脖子,估计是打算瞄准康纳的脊椎,幸好康纳闪身躲了一下,子弹才仅仅伤到了他的声带。

汩汩流出的蓝色液体搞脏了康纳的衣服,他冲上去反手打晕最后一个威胁,手枪则被拆开扔在他们的脚旁。

“……”康纳张了张嘴,除了让更多的蓝血流出来以外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

正在进行系统自检……

发声系统异常。

9237r号零件严重受损。

正在联系模控生命……无可替换部件。

正在检查耶利哥……无可替换部件。

康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即使他从不呼吸。一个零件缺失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可是这个不断往外面冒蓝血的伤口看起来实在是过于触目惊心,他要保证对他过度保护的搭档不会跳起来把他揍一顿,也要保证仿生人首领不会对他勃然大怒。虽然他从来都没有见过马库斯生气的样子。

康纳从那个已经晕倒了的男人的衣服上面撕下了一条布料,简单的往脖子上面绕了一圈,开始往耶利哥的边缘走。

正在联系模控生命……仿生填充材料已下单,将于明天下午送达。

他知道一个地方,那里有死亡也有新生。



6

在黎明到来之后


现在。底特律耶利哥总部,会议室。

“所以,这就是整件事情的经过?”

“是的。”

“抬头。”

康纳照做了,他甚至主动的把皮肤层褪去,但这只让马库斯本来就很臭的脸看起来更臭。

“……我觉得这——”

“别说话。”马库斯毫不留情的打断了康纳,康纳看起来还想说点什么,嘴巴张开又合上,最后在马库斯的注视下放弃了说话和解释。

马库斯用手碰了碰那里的白色机体,扫描数据告诉他这个型号根本和康纳不匹配,何况里面的空档还塞满了填充物。所以他就是用这样的状态度过这几天的?马库斯用手捏了一下,康纳从喉咙里发出了声带被挤压的声音。这非常的不正常,马库斯的力道不大,但仅仅是压一下就能让康纳发出这种听上去很痛苦的声音。不行,这绝对不行。马库斯感觉一片混沌,他没有办法判断现在自己心里的怒火是来源于哪里。

“马库斯……别弄了。”康纳艰难的挤出了几个字,“我并没有找到更合适的替——咕呃——替换品。”

被叫到名字的仿生人愣了一下终于回过神来,他这才发现自己无意识的开始慢慢用力,他像是碰到了烫的发红的烙铁一般猛的缩回了手。被解放的康纳立马捂住了自己的脖子,他踉跄了一下,另一只手撑着桌子。康纳低着头调试着那些不安分的程序,led闪着不舒服的黄光。

而这一切让马库斯更加的烦躁。

“你不该在半夜出门,康纳。”

“是的,马库斯。”警探的led已经转回了平和的蓝色,直直的看向马库斯。至少他知道自己错了,而他已经学会面对自己的错误。

“你当时为什么不说?”

“因为,”康纳顿了顿,“因为我觉得这不重要,我已经解决了问题。”

这不重要?!马库斯的脸又黑了一个度。

康纳注意到马库斯的五官都快要拧在一起,共情系统快速的转了一遍,可他并没有分析出任何东西。就连平时会不厌其烦的弹出回答选项的社交系统都陷入了沉默。

明明耶利哥的其他人也受过伤,赛门他们也有,可马库斯当时做出了和现在完全不一样的反应。康纳歪了歪头,他不理解。

“康纳,”过了良久,马库斯终于开了口,“你是一个完整的人,你有灵魂,你还有关心你的人。所以你必须停止损害自己的行为。”

说完了这句话,马库斯觉得好受了一点。他抱着手臂,看见康纳似乎是陷入了思考。但是谁知道呢,他从未见过康纳真真正正注视着一个人的样子,那双漂亮的人造玻璃球反射着所有的色彩,却从来没有一抹鲜艳是属于康纳自己的。

“我……我无法理解。”康纳看起来困惑极了,“我采用了最好的解决方法,我不认为这是一种自我损害的行为。”

“所以你就从垃圾场里捡了一个根本不匹配的零件,装上去,然后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是的。”

“强行是安装不匹配的软件会让你的机体寿命减短。”

“我知道,但我还需要与人类进行协商,声音是必不可少的。目前为止,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康纳!”马库斯这下是真的有点生气了,他无法容忍康纳对他自己的漠不关心。他猛的拍向自己面前的桌子,巨大的声响回荡在整个会议室。

随即是无尽的沉默。

马库斯第一次觉得自己组织语言的能力糟糕透了。他看到了康纳的led黄了一下,他开始感到一点点的内疚。

“对不起。”康纳轻轻的开口,声音像天空中的云,风一吹就散。

“不,不用道歉。是我太冲动了。”马库斯叹了口气,重新恢复了冷静,泄气一般的坐回到了位置里,“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擅自做决定是因为我不想让你担心,但我没想到这反而会对你造成困扰,我很抱歉。”

“既然你知道有人会担心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别再跟我说是因为工作了。”马库斯用手撑着自己晕乎乎的头,仿佛自言自语般的说着。

康纳垂下了眼睛。

“…我不知道,马库斯,我只是做不到。”

“做不到什么?关心你自己?”

“我做不到让你为我担心,我也做不到让你因为这一些微不足道的琐事而生气。”

空间再一次沉默。

天啊。马库斯现在感觉坏极了,自己的心尖尖上面仿佛有一团火直直的往上冒,顶着自己的喉咙,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他看向了已经坐在桌子上的可怜兮兮的康纳,却忽然不敢对上他的眼睛——那简直就是个暖棕色的无底蜜罐。站在社会顶端的仿生人领袖现在失去了所有的威严,痛苦的用手捂住了脸。他原本想要冷静一下,可康纳的声音就好像是汽油,教唆着神圣的火焰把马库斯吞个干净。

“康纳,你…你先回去吧,我已经加急了你的订单,应该很快就到。”马库斯依旧把脸埋在自己的手心里,他怕他抬头就会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身体里蹦出来,“对了,记得把填充物拿出来。”

“好的。谢谢,马库斯。”

你几乎要杀了我。不用谢。

许久,会议室恢复了平静。

马库斯经历了一番内心的挣扎,最后还是有些不情愿的点开了诺丝的对话框。

这次他是真的需要一点帮助了。


TBC

评论(9)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