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碳又跳坑了

逆转裁判,JOJO,明星大侦探
职业跳坑,脑洞选手,随缘更新,谨慎关注

【马康】迟钝(上)

*可以从标题看到全文剧情走向的俗套故事

*很慢热

*和平线之后,全员存活

*ooc

1

诺丝觉得很奇怪。


作为整个耶利哥领袖团体里唯一的女性仿生人,很多事情诺丝都看在了眼里。她一直都是一位善解人意的好女孩,只不过通常她都不屑于管那些狗屁事。

但这次诺丝打算管管。

“所以你和他在约会?”

“什么?谁?”正在处理公事的仿生人领袖终于从文件堆里抬起了头,一脸疑惑的看着神情微妙的前女友。

“康纳,那个DPD的小警探。”诺丝双手撑在了桌上,俯下身子直视马库斯的眼睛。这种姿势一般只有她谈正事并且急切的想要知道答案的时候才会用上,而马库斯很明显的愣了一下。

“呃,没有?”马库斯眨眨眼睛缓过神来,“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因为我前两天看到了你和他手牵着手走出了会议室。”

马库斯又眨了眨眼睛。有些过热的处理器艰难的多转了两下,把这事挖了出来。

说实话,他当时根本没在意。

“那是因为当时康纳的声频处理器出了点问题,而我们需要沟通和交流才能达成合作。”

所以你们在整个会议里都牵着手而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马库斯看起来一本正经,而诺丝只想冲上去结结实实的给他来一下。

空气沉默了一会,就在马库斯感觉自己快被诺丝的眼神盯出一个洞的时候诺丝表情纠结的转身走了,丝毫不打算给一头雾水的马库斯解释情况。

马库斯的程序告诉他,这种表情叫做“恨铁不成钢”。



2

汉克觉得很奇怪。


还不是因为这段时间康纳去耶利哥的频率变得很高。汉克本来是不想管那个塑料小人的,可是当他某天在路上突然偶遇了他的塑料小人和那个人形自走病毒,汉克泛起了一丝危机感。

“嘿,康纳,”汉克在他的搭档眼前打了两个响指,“怎么了,你高端无比的大脑终于死机了?”

康纳像是缓过神来一般,led灯快速的闪了几下,玻璃眼珠总算是有了焦距。

“并没有,副队长。我的主脑处理器是——”

“好了闭嘴,我不是来听你的仿生人科普会的。”

于是康纳识趣的闭上了嘴,乖乖等待汉克说话,就像往常一样。

“所以,康纳,”汉克又一次的开口,比康纳预计的时间要长了一点,“你是在约会吗?我是说,你知道的,跟那个仿生人首领,叫马——”

“马库斯,副队长。”

“嗯对,就他。”汉克抱着手臂,一脸的敷衍,“你在跟他约会?”

“没有,我和马库斯只是同事之间的关系。”康纳顿了一顿,“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些什么,副队长。”

“嗯哼,嗯哼。所以你们仿生人跟同事表达友好就是通过手牵手逛街吗?”汉克的表情甚至带上了一点嘲弄。当然汉克稍微夸张了一点,不过看到两个人手拉手从街角的咖啡厅里走出来的时候,确实很难不忘那个方面去想。

现在康纳脸上是切切实实的写着“困惑”两个大字,在他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过跟马库斯“手牵手逛街”的情景。幸好,他仅有的一些幽默感帮上了忙,康纳很快的就找出了副队长真正要描述的画面。

“我想我需要解释一下,副队长,”康纳坐直了身子,严肃的像是在说什么非常重要的事,“那一天我的声频处理器,也就是声带,发生了故障,一些信息我无法口头通知马库斯,机体接触是万不得已之下才选择的。”

“我他妈还真是信了你的鬼话。你们仿生人不是闭个眼闪两下灯就能传数据吗,方便的要命,还非得牵个小手。”

康纳看着一向对高科技一窍不通的汉克突然对机器敏感了起来,心里居然泛起了一丝欣慰。

“我接收到的文件实在是太大,线上传输的速度极慢,还可能会导致处理器卡顿,所以我们才会选择通过实体传输。”

汉克眯着眼睛听完了解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过了好一会才呼出来。

“…所以你们并没有在约会?”

“没有,副队长。”



3

马库斯觉得很奇怪。


先不说这几天诺丝对他莫名其妙的态度,剩下两个耶利哥领袖小团体的成员都让马库斯觉得怪怪的。这周是他第八次被问到自己是否跟某人开始谈恋爱,而每次他否定的时候,他们总是会变得更加的丧气。

伟大的革命首领感到了一阵头痛。

“马库斯?”

康纳的声音把他唤回了现实世界,他总是出现的很及时。马库斯放松般的泄了口气,即使他知道仿生人不呼吸。他觉得他和康纳非常聊得来,虽然他们拥有不同的观点和思想,想法分歧而产生的争执也不少,但是康纳一律将它们统称为“谈判中不可避免的摩擦”。

康纳进来的时候习惯性的带上了门,连带把一些好奇的目光关在了外面。

“你的声音修好了?”

“是的。”

“那就好。”

沉默。

这次马库斯把康纳叫到办公室也没有别的事,就是让他把最近的资料整理一下,再一并送去人类政府那边进行更深一步的讨论。但是马库斯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带有了一点私心——不然为什么不把这些文件送到康纳那边?马库斯只是喜欢跟他待在一起而已。

天哪,喜欢。在意识到自己用了这个词语之后,马库斯把脸埋在了手心里。

康纳并没有选择找个位置坐下,而是径直走向了那一堆纸质文件。马库斯认识康纳很久了,他知道对方向来是一个以任务为中心的人。但这仍然让他感到了一点点的失落,就只有一点点。

“…康纳?”

“是。有什么事吗,马库斯?”康纳礼貌性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一抬头就撞上了马库斯的眼神。

康纳眨了下眼睛。他刚刚是一直在看着我吗?

“你知道很多人认为我们在约会吗?”

“安德森副队长也是这么认为的。”

“真的?”马库斯没来由的紧张了一下,“他有说什么吗?”

“在我明确表示我们没有在约会的时候副队长似乎松了一口气。”

噢。马库斯的失落指数往上走了一点点。

再一次的沉默。

马库斯摁开了电视,撑着自己的下巴。他并不在意现在放的是什么内容,他只是不想让房间内的气氛过于严肃,虽然这听上去一点都不马cool斯。

这几周过量的工作和各种大大小小的事情让他的处理器一直处于高热状态,如果仔细看说不定能在他头顶看到飘起来的几缕蒸汽。而他固执的认为,这样的状态才是让他变得头脑不清醒的罪魁祸首。

原本该好好利用这个时间休息一下的首领,现在注意力还是控制不住的往房间里另外一个人的身上飘。一个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存在感却强的过分的人。

今天康纳穿了套灰色的西装,rA9在上,康纳终于愿意换下他死板的制服。他的皮肤很白,而且是带着一点粉红的白,马库斯甚至在他转身的时候注意到了他的脖子后面还有几点棕色的痣。马库斯盯了一会,最后还是决定对卡姆斯基的恶趣味不予评价。

跟RK200这种老型号不同,RK800拥有很细致的表情和小动作——在康纳盯着文件思考的时候,他会微微皱着眉头,再展开,然后转两下笔,抿抿嘴,最后动手往纸上写些什么。

处理器在宕机边缘徘徊的马库斯觉得他能就这么看上一整天。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视机吵吵嚷嚷的转播着全国射击比赛,康纳终于结束了他的工作。

“我处理完了,接下来会用私人通讯告诉你关于这次谈判的详细安排。”

/选手已经上了膛,能否击败对手就看这一枪了!/

“噢,好的。辛苦了。”

/他开始瞄准,看样子应该是已经胸有成竹!/

“祝你有美好的一天,马库斯。”

康纳推开门,临走前还不忘给操劳过度的仿生人领袖一个招牌wink。

/砰!噢!完美的一枪!正中红心!/

马库斯还没有反应过来,办公室的门就已经被安静的关上了。

所以刚刚那个是什么?

马库斯觉得自己似乎正在突破第二面墙,而节目里观众们的欢呼声让他的头变的更痛了。

TBC

评论(9)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