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ko今天也不想填坑

想不到剧情,痛苦

【kylewally】一个周末

*kylewally
*学院au
*ooc都是我的锅

--
“我这周要留宿,陪我去找一下校长呗。”
沃利把两条腿往桌子上一搭,毫不在意底下已经被压皱了的作业,隔壁的凯尔从一堆画稿中探出头,手上抓着三只笔耳朵上还夹着一只,看起来超级忙。
明明已经周五了,凯尔还是依旧在那里画个不停。
工作狂…沃利想。
“为什么?你不回家?真奇怪,我以为你是个恋家的人呢(homesick boy)。”
“去你的。”沃利蹬掉了一只鞋用脚推了推凯尔以示抗议,“你是不是忘了我明天要跟学校出去打比赛?我可是校队的。”
凯尔抬手阻止沃利把自己从椅子上踹下去,他还真这么做过一次,摔在地上的感觉真不好,沃利倒是因为这个笑个不停。
”那又怎样?你打比赛关我什么事,还是说你们校队什么时候有了能够随便绑架学生的权力?”
“靠,我想让你陪我就这么难?又不会要你的命。”沃利抱胸看他,“就这个周末,我一个人呆着多无聊啊。而且你看你在家跟在学校没什么不同的。”
凯尔看着他有点好笑,饶有兴趣的撑着头上下打量了一下沃利,然后故作惊讶的叫着:“噢,我懂了,你不想晚上一个人睡?天哪,我没想到你居然怕黑。”
“我没有!”沃利气的在凯尔反应过来之前一使劲又把他踹下凳子,反正后面有个瑜伽垫他也不会摔得多狠,不过能听到那一声闷响和凯尔的吸气声也挺解气的,
凯尔躺在瑜伽垫上咧嘴笑着,那些笔欢快的逃脱了束缚滚到了一边。凯尔伸手逮到一只,将它扔到桌上。他爬起来的时候沃利已经明显快忍不住笑了,红发发梢跟着主人一颤一颤,抖落一些撒在上面的阳光。
说实话凯尔对回家没什么感觉,考虑到自己一大堆的绘画工具回去也比较麻烦。不过一般来说凯尔还是挺愿意千里迢迢的回到自己纽约的小公寓里度过一个睡一整天,半夜在寒冷和饥饿时迷迷糊糊醒来叫外卖的颓废生活。
但沃利像是一道耀眼的光,直直的冲进了他的生活还强行撕开了凯尔厚重的窗帘,字面意思上的。
好像跑题了。
总而言之,他们两个最后还是一起去了校长办公室申请了留宿,并且被迫听完了校长毫无意义的科普。
回宿舍的路上两个人又因为黑色星期五的起源吵了一架——凯尔认为1307年的猎杀圣殿骑士事件是黑色星期五的由来,而沃利却坚持着自己关于基督教信仰的理论。
当然等他们踏进宿舍门的瞬间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忘记了一路的争吵。

--
原本宿舍还挺安静,除了沃利咔嚓咔嚓吃薯片和笔尖划过画纸的声音。突然沃利想起来了什么似的猛地一拍桌子,吓得凯尔一个手抖“嗤——”的一声线条飘了出去。
“你最好能给我一个你突然大叫的理由,”凯尔郁闷的擦着纸上原本不该存在的线,“我迟早给你吓出心脏病。”
沃利直接忽视了凯尔的调侃,兴致勃勃的看着他,“今天晚上我们把床垫拉下来打地铺吧!”
凯尔皱着眉毛看回去,沃利现在像极了准备去山洞冒险的孩子。“为什么?”
“因为很好玩啊。”
“……”
凯尔本来还想挣扎一下,这个想法确实既幼稚又麻烦。可是过了一会,他绝望的发现自己无论怎样都无法拒绝沃利明亮的绿眼睛和堪比太阳的笑容。再说,反正宿管又不在,而且其实听起来也有那么点意思,床垫拼在一起睡什么的。
拼在一起睡。
凯尔在心里给这个句子加粗高亮还画了下划线。
“行吧,不过你负责把床垫搬回去。”
“凭什么?”
“就凭你是那个提出想法的人。”
“那我只搬自己的,你就直接睡地上吧。”
“哦,那你搬吧,我回床上睡。”
“不行!”

--
入夜。
他们躺在床上——呃,准确来说是地上的床垫上——刚刚结束了第四个话题。
“当时我就在想,为什么要我来做,于是我就…”
“等等,打住。”
“干嘛?”
凯尔从地上摸到手机,打开屏幕眯着眼睛举到沃利面前,不管沃利被突然的亮光刺到眼睛而尖叫。
“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十二点半,你明天还要不要早起去打比赛?”
“好——吧,”沃利伸手把凯尔的手机抽走重新放回到了地上,把头往被子里一埋,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不听算了…对了明天陪我去吃早餐吧。”
“什么?”凯尔巴拉着沃利的被子,省的他被自己闷死,“你明天好早就起来啊,我不想起。”
“我不管,”沃利感受到了凯尔手的动作又往被子里缩了缩,“陪我,大不了你吃完再回来睡觉。”
“多麻烦…快点睡觉。”凯尔放弃了拯救沃利,把冰凉的手缩了回去。“晚安。”
“…晚安。”
房间终于安静了下来。凯尔有点累,之前他们两个聊了一个多小时,天知道沃利怎么这么多故事分享。
凯尔缓缓地舒了口气,旁边躺着沃利感觉怪怪的,但他没让自己继续探索自己内心中对沃利的感觉。
明天要早起呢。凯尔想着,听到沃利平缓的呼吸声慢慢睡着了。

--
沃利正下楼,前面有一个人挡着他,搞得他只能慢慢的往下走。
忽然他感到脚底一滑,坠落造成的失重感让沃利一惊,每一秒都被拉长,身体本能的伸出了手猛的推上了前面那个人的肩膀,那人惊讶的转过身。
“搞什么——?!”
沃利被一个声音吵醒,睁开眼睛发现原本睡了的凯尔也醒了过来,看上去惊魂未定,还小小的喘着气。
“什么…怎么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你吓死我了好吗!”
“啊?”
“我刚要睡着你就突然抽搐了一下,我还以为你是怎么了。”
沃利眨了眨眼睛,才想明白原来刚刚他真的突然把手伸了出去,还打翻了水杯。
“呃,我可能有点梦游…”
“你梦到什么了?被外星人抓去做实验?被科学怪人绑起来电击?”
“不是,我梦到我从楼梯上滚下来,然后我想去扶前面的那个人的…”
“嗯,然后你差点一巴掌挥我脸上。”
“好啦,是我不对,但我又不能控制它对不对?”
凯尔开口想要说点什么,又憋了回去。
房间内一阵沉默,但他们都知道对方没睡。
“行吧,”凯尔重新钻回到了被子里面,“赶紧回去睡,把被子盖好,一点多了。”
沃利瘪瘪嘴,把下半张脸埋在被子里,抬着眼睛盯着凯尔看。
他睡的真快…
沃利确认了凯尔真的睡着了之后偷偷往他那边挪了一点,又一点,直到他能感受到凯尔身上传来的热度。
靠,我现在真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沃利自暴自弃的想着。
反正明天凯尔肯定不会起的比我早…

--
凯尔闭上了眼睛,在昏昏欲睡的时候他听到了一点移动的声音。脑子已经不太清醒,于是凯尔干脆一翻身将那人抱在了怀里,怀中人很明显的僵住了。凯尔搭在他腰上的手紧了紧。
“又梦游?”
“……”
沃利确实被这一下子吓了一跳,现在他不敢动也不敢出声,他只希望现在的心跳声不要太大,它已经快跳出胸膛了。
说好的睡得很快呢?
沃利吸了口气之后还真把自己当梦游的时候一样随心所欲,便伸手环住了凯尔的肩膀。
“…晚安。”他用小的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着。

--
沃利把要换的衣服塞到包里,拿起水杯的时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被自己打翻了,里面一滴水都没有。
啊,还是有一滴的。
沃利随手把杯子扔给凯尔,凯尔正光顾着玩手机,差点被砸到,水杯在他手上来回跳着,最后终于被抓稳在手中。
“干什么,谋杀?”
“帮我把水装上。”
沃利头也不回的说着,凯尔耸了耸肩把包背上,在路上还仔细思考了一下自己是不是不小心惹到沃利了。
凯尔也挺渴的,于是他装完水之后没有立马把盖子拧上,而是先喝了几口。
好甜。凯尔咂巴咂巴嘴。沃利是不是在杯底抹了两层蜂蜜。
凯尔回到宿舍,靠在门边看着沃利跟自己的鞋带搏斗。
“快点,全世界就等你一个。”
沃利听到了,终于系紧鞋带,起身披上外套,拿着包走到门边。
吧嗒一下关了灯,他对凯尔笑笑,“走吧,全世界(The whole world)。”
凯尔愣了一下,他忽然想起来家里没有合适的颜料来描绘沃利翠绿的眼睛。他一边计划着什么时候出门采购一批颜料,一边搓搓鼻子,跟上了唯一的他(The only one)。

--

放假了!放假了!
产出!产出!!!
最近都写的比较草率,这篇写的还算认真?
依然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美好,但我还是会一直写下去。原本三代就已经很冷了…。
好久没写这么长的了,反正我写的挺开心的(。
@轩伶 你还催!你看我这不就发了吗!(。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