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ko的长篇都是坑

都坑了,都坑了,别看长篇了(苦笑

【kylewally】秘密

*kylewally
*未告白
*遗忘凯有私设
*其实根本不了解只是用遗忘的设定瞎鸡巴乱写
*ooc都是我的锅

--

沃利在口袋里翻找着钥匙,不少的硬币使这个工作一下子提高了不少的难度。

叮叮当当一阵,沃利终于找到了钥匙,哼着歌儿将银色的金属插入钥匙孔,咔哒一声脆响,沃利推开了家里的门。

不,不对。

一阵不知名的恐惧充斥着沃利的大脑,他好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而且他一点都不喜欢。

“看什么呢?”

“?!”

一个男人走到沃利的身后,用不大的声音问着,沃利猛地回头。

黑发,绿眼,还有轻佻的笑容。

“…凯尔?”

不,不是他。沃利不禁后退一步,他让沃利感到难受,就像是将身上快要愈合的伤口重新撕开一般。

“你是谁,而且你是怎么进来的。”

“嘿,你怎么明知故问?”“凯尔”伸手抓着刘海,脸上依旧是那种沃利不熟悉的笑,“我就是凯尔啊,你刚刚都叫了我的名字。”

“你不是他。”

“好吧,你要是这么说的话其实也没错…”“凯尔”看了眼正处于戒备状态的沃利,抱着手臂假装在很认真的思考,“我是他,或者说是一部分的他…你可不能对凯尔·雷纳的文法有太多的要求,沃利。”

“而且,”凯尔打断了沃利,“关于我怎么进来的,很简单。因为这里根本不是你的家。”

“什么…?”

“凯尔”猛地出手,掐住了沃利的脖子。

“呃…”

沃利明显的感受到“凯尔”越来越用力的手,沃利艰难的眯着自己翠绿色的眼睛,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他下意识的想震动出去,但是该死的,他感受不到自己的神速力了。

这不是凯尔,这不是那个整天想着艺术的小菜鸟。

“遗忘……”沃利发出了几个音节,眼神坚定的往向了黑发男人。

“真聪明,我还以为你还要再想一会呢。”男人笑着,依旧没有减轻手上的力度。

就当沃利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门被猛地撞开。

凯尔·雷纳。

“遗忘!”凯尔捏紧了拳头盯着遗忘,“放开他!”

遗忘耸耸肩,松开了那只快要杀死沃利的手。

沃利摔倒了地上,头脑一片混沌,他不停的咳嗽着,乱糟糟的红发挡住了眼睛,大口大口的补充氧气。

而凯尔,凯尔快要气炸了。

“你差点杀死他!”凯尔扑向遗忘,却被它一掌推开,凯尔撞到了墙上,呲着牙。

“你在发抖,”遗忘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告诉我,是因为愤怒还是恐惧?”

“闭嘴,遗忘,现在给我滚回去!”凯尔抓着遗忘身上黑色毛衣的衣领,一字一句地说。

“为什么?啊,我知道了,你果然还是选择逃避。”遗忘看起来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反而注视着凯尔的眼睛,“我感受到了,那些秘密,那些你不敢说的秘密。”

“闭嘴…”

“爱丽克斯?记得吧?你的小女友?啊哈,真可惜,她死的可真惨啊…”

“闭嘴…”

“我想想,还有什么?哦,对了,我一直很困惑你到底是怎么被灯戒选中的。”

“我叫你闭嘴!!”

凯尔猛地抬头,狠狠的揍了遗忘一拳。

不能,不能被沃利知道,不能让它继续说下去。

“哈,啊哈,就是这样,”遗忘朝地上吐了口血沫,“你就是这样创造我的,所有的秘密,所有的自我逃避,所有的愤怒,都是我的一部分。”

凯尔喘着粗气,不去回头看沃利。

“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你是多幸运啊,就这样得到了一份力量,原本属于别人的力量。”

遗忘抓着凯尔的手,扯下了灯戒,翠绿色的戒指砸到了地上,滚到了沃利的手边。

“连你自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选中,面对现实吧凯尔,面对我吧,面对那些秘密吧。”

凯尔沉默着。

他知道自己是多么的胆小懦弱,他将许多事情打包起来,扔在记忆的角落里不再看它,他在不停的逃避,逃避所有亲近的人死去的事实,逃避压在自己身上的责任,逃避一切,甚至是自己的感情。

不行,这没有意义,什么都不会发生,这样子就好了。他告诉自己。

“天哪,看看你自己,你还要逃到什么时候。”遗忘打破了沉默,绕过了伫立在原地的凯尔,又一次的将地上的沃利拉起来圈在怀里,低低的笑着。

沃利本能的感受到抗拒,他不是不喜欢被拥抱,而是讨厌被遗忘拥抱。

裹着凯尔皮囊的遗忘。

“他是个新的节点,不是吗,”遗忘无视乱动的沃利,挑衅的看着对面的凯尔,“所以如果我将他杀死呢?我会更加的强大,还是会彻底消失?”

“遗忘,我再说一次,放开他。”凯尔声音有些颤抖,他低着头,刘海投下一片阴影。

沃利又一次感受到窒息,他不明白遗忘在说什么,谁是爱丽克斯?什么正确的时间地点?什么是最重要的秘密?他们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这些凯尔一个字都没有向他讲过。

该死的,这都是怎么一回事?

沃利顾不上想那么多,他知道如果凯尔再不做些什么话,他真的会死。

“凯尔…?”沃利声音嘶哑,“为什么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这些…记得吗,我们是朋友啊。”

朋友。

该死的,我不想当你的朋友,我想做你的恋人,我想可以名正言顺的拥抱你,我想看着你笑,我想要你的一切。

凯尔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橙灯或者什么别的影响了,他不想再这样下去,他不想当一辈子的朋友。

“哈。”遗忘扯着嘴角笑着,身体化作几缕黑烟,飘散到了空气中。

“胆小鬼。”它说。

忽然失去支撑的沃利向后倒去,凯尔及时的接住了他,但是他没有松手。

“凯尔?”沃利小心翼翼的问着,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凯尔身上炽热的温度,他觉得自己的耳朵发热,遗忘走的太过突然,以至于沃利担心遗忘是不是附在了凯尔身上。

半晌,凯尔慢慢的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墨绿色的眼睛看着他,让他感觉到有点不好意思。

“我想跟你说个事…但是你能先答应我不会马上消失。”

“你说吧。”

“我…”凯尔又开始犹豫了,但是他没让自己继续担心下去,是时候做点改变了。

“咳,听好了,我喜欢你。”

“…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你知道的,那种喜欢。”

好极了,现在沃利反而是那个躲避眼神交流的那个。

“你是认真的吗?”

“我很认真,非常认真!”

沃利觉得自己要烧起来了。

怎么说呢,他确实是喜欢凯尔,但又不是那种喜欢…好吧,他确实是会在凯尔靠的很近的时候偷偷脸红一下,但是…

沃利一下子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遗忘说的都是真的?”

“什么?”

“就是…那个女孩子?还有你得到灯戒的经历?…嗯…好吧你可能不怎么想提起这些事……”

“没事,没事了,而且已经这么多年了…”凯尔轻轻的叹了口气,“如果你想听的话,我以后再跟你说吧。”

“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你确实是我最喜欢的绿灯侠,”沃利红透了脸,不敢去看凯尔的眼睛,“你知道的,那种喜欢。”

“……真的?”

“嗯……”沃利都快把头埋在凯尔的胸里了。

“…谢谢。”凯尔小心翼翼的把沃利抱在怀里,鼻尖蹭着他红色的短发,痒痒的。

沃利已经熟透了,不敢想象他真的就这么说了出来, 不过令人安慰的是,凯尔抱起来手感还不错。

沃利轻轻的抓着凯尔的衣服,悄悄的笑了。

遗忘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找凯尔的麻烦了。

--

其实这个也是蛮久之前写的…当时半夜写的可开心了,但是觉得特别ooc就一直没敢看第二次…想当年我还是相当高产呢(。)今天忽然翻出来,稍微改了改感觉还行,至少能看(。
其实遗忘的设定挺适合拿来写刀子的…而且我觉着遗忘凯的设定也是很带感
没错这就是我放飞自我的理由(。

lof还把我的加粗斜体搞没了,生气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