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ko今天也不想填坑

想不到剧情,痛苦

【halbarry】玫瑰传奇

*吟游诗人!/王子!巴里
*宫廷画家!凯尔/伯爵!沃利(并没有提到
*ooc都是我的锅!
*文中哈尔唱的诗歌叫玫瑰传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

人人都喜欢那个王子,他有着闪闪发光的金发和仿佛被仙女祝福过的蓝宝石眼睛。他喜欢和城里的孩子们玩,而且他跑的奇快,如一阵风般从你身旁掠过。星城的守林人和他打趣:“要不是你是一位王子,那你肯定是一个极好的信使。”

今天中心城并没有什么大事需要王子处理,于是他像平常一样,把工作完成后就换上一套便装,悄悄的出了繁华的宫殿,来到他喜欢的那片森林。

阳光顺着树叶的空隙流到地上,树边小小的花朵引起了王子的注意,鸟儿们叫着、唱着,或者在树枝上稍作停留,歪着头看看这个不寻常的旅人。王子蹲下来摸摸小松鼠棕色的柔软毛发,他爱死了这一切,哼着童年时的歌谣,王子走向了树林深处。

兴奋,快活,满心欢喜,我走向附近的小溪,听见它哗哗的流淌;
没有比它更美的地方,能给我这样的欢慰。
一股大而急的流水,落自邻近的山岗;
溪水清澈冰凉,像井水,又像喷泉;
它虽然没有塞纳河宽,流水却更急更多;
以前,我从未见过,这条如此可爱的小溪;
看到这儿如此美丽,我不禁心花怒放。

王子停下了脚步,这歌声从树林里飘出来,带着歌唱者的低沉嗓音,语调却充满欢乐,还有一些不羁的情感。

歌声仍在继续,王子不忍心打扰这个歌手。好吧,他只是想继续欣赏这首他从来没有听过的歌,像是某种诗歌,王子不禁想起来凯尔画的那些画。

王子找了个石头坐下,歌唱者并没有意识到这边的动静,继续唱着那些美妙的词句。

那儿有一大片玫瑰,那么美,天底下再也找不出来。
有的花蕾小而密,有的则大而稀疏,还有一些又大小有别;
它们刚刚到了季节,正准备含苞盛开;
但总有一天会凋零,花蕾却又嫩又鲜,还能保持两三天。


歌唱者的语调变得伤感,歌声也变的轻柔,仿佛在给刚刚睡下的婴儿唱甜美温柔的摇篮曲。王子终于听懂了歌词,敏感的他听出了淡淡的伤感。这个歌手肯定有他自己的故事,王子想着,对这个陌生人开始感兴趣起来。

也许他们两个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呢。

歌声仍在继续。

我觉得最美的还是花蕾,世上没有什么能与之媲美;
如果人们能够得到,真应该爱如至宝。
假如我也能有,此生我将别无他求。
花蕾中有一个特别美,美得使别的花蕾全部失去了价值。
我仔细端详它时,发现它色泽鲜艳,真纯,红得耀眼;
它有四对绿叶,排列的那么别致,简直是自然的奇迹。


歌手在这时候停住了,戛然而止的歌声使周围变的格外安静,王子搓捻着从地上摘的小花,就像如那歌所唱,红得耀眼。

树叶沙沙作响。

过了许久,歌唱者低沉的歌声终于再一次传了出来,只不过,这次更加悲伤。

如果我敢伸出手去,我会向前把它摘取。
可又尖又刺的茎干使我离它站的远远,
荆棘长满尖刺,荨麻刺儿锋利;
我不敢越雷池一步,因为我不想自寻痛苦。

歌声又一次停住,这一次歌唱者是真的不再继续歌唱,或许诗歌在此终结,或许只是歌唱者任性的不愿再唱下去。

小鸟在枝头催促着,拍打翅膀飞向了别处。

王子等待着,可那低沉美妙的歌声再也没有响起来,仿佛那人已经离去。

王子手上的花鲜艳无比,那看起来像是爱人流尽的鲜血。

花儿轻轻的摇晃,无声的尖叫着。歌唱者把这些词句的情感表现的淋漓尽致,王子不禁猜测他是否也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

玫瑰花的爱情,永远充斥着无尽的痛苦和甜蜜,让人们心甘情愿的流着血亲吻艳红的花瓣。

确认了歌唱者真的不再歌唱的时候,王子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捏着那朵红花走向了声音的来源。

他想见见这个人。

王子惊讶的发现他们其实离得很近,歌唱者正坐在一棵倒下的树干上坐着发呆,看起来很柔顺的棕发和可可色的眼睛将他那张脸衬托的更加帅气,王子没让自己继续看下去,而是稍微的打量了一下那人的着装。

吟游诗人?

那人忽然回过神,似乎被来者吓了一跳,差点从树干上摔倒地上。

看着一系列略显滑稽的动作之后王子忍不住笑了,那人也在这时认出了他。

“王子?”

那人站起身行了一个夸张的礼,胸前别着的金属挂饰叮当作响。

“噢,你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呢?王子殿下?”

“叫我巴里就好,还有不需要行礼了,这样让我感觉很奇怪。”巴里耸了耸肩示意自己正穿着常服,不需要区别对待。

“听你的,王子殿下,”那人咧着嘴笑着,和巴里一起坐在了树干上,“像你这种不想拥有特权的王子可不常见,他们恨不得出个门都让全世界知道。”

巴里笑了笑,那人说的对,他讨厌被区别对待,这总是让他感到很不自在,仿佛天生就和别人不一样。

要是身世可以选择,或许信使是个不错的主意。

“我叫哈尔,哈尔-乔丹,”哈尔轻轻托起巴里的一只手,微凉的唇在上面点了一下,“如你所见,我是个吟游诗人。”

不仅是吟游诗人,哈尔还是个旅行家,他去过许多地方,见过大都会的明媚阳光和哥谭的黑暗阴森。

这让因种种事情基本没出过国的巴里一下子感兴趣了起来,哈尔也没让他多等,他们从天堂岛聊到星城,哈尔的讲故事的声音非常好听,长期歌唱使他的嗓音略显沙哑,眉飞色舞的神态也使巴里一阵阵发笑。

最后哈尔讲起他的家乡,海滨城。

“那是最漂亮的城市,巴里,那里每一个居民都带着笑容,可我知道,我总有一天会离开那里。”

哈尔眼光低垂,手指不自觉的摩擦着戴在他手上的翠绿色戒指。

“为什么?你应该继续在那里生活啊。”

“因为……咳,巴里,抱歉,我愿意和你分享一切,但是这个……抱歉。”

哈尔抿着嘴笑了一下,带着歉意地看着巴里的蓝眼睛。

巴里一下子反应了过来,拍了拍哈尔的肩表示安慰。

“当然,哈尔,你不想说我也不会逼你的,”巴里对着他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眼睛弯成了一道月牙,“现在我们为何不聊聊这里呢,天才?”

哈尔轻轻的叹了口气,又有了开始时的活跃,可可色的眼睛恢复了神采。

“天才?哈,我喜欢这个称呼。”哈尔夸张的摆动着手臂,“你知道吗,这里超级棒!邻居们的热情让我整个人都充满了活力!”

“那我还真是荣幸,作为这个地方的王子?”巴里好笑的看着哈尔滔滔不绝的讲着他遇到的种种事情。

太阳悄悄的溜下了山,月亮代替了天空中的位置,清冷的月光洒在两个人身上。

巴里好久都没有和人聊得这么开心过了,哈尔独特的魅力让他慢慢的沉浸在那些故事中。

最后的最后,他们聊到了那首歌。

哈尔从巴里手上接过了那朵红花,在月光的照耀下它变得不再火红,而是带着一种妖艳。

“其实那首歌还有后续,”哈尔突然的开口打破了夜晚的寂静,“你想听吗?”

“当然。”

哈尔亲吻了一下那朵花,浓艳的颜色刺的他眼睛微微发痛。

爱神他,带着箭和弓,
一直想跟踪和监视我,他在一株无花果树旁停住;
当他发现了我看中了尚未盛开的玫瑰花,
它讨我欢心和欢喜,胜过别的东西,
便立即拿出箭来,
把箭轻轻地搭在弦上,把弓一直弯到耳边,
使尽全力,
然后,准确而熟练,猛的把箭射出,
箭穿过眼,
落我心中……


最后一个音符在飘去空中,示意着故事的完结。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沉默着,哈尔盯着手上的红花,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这个故事的结尾呢?”巴里打破了寂静,疑惑的看着哈尔,“他们应该有一个美好的结局,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吗?”

“巴里,故事永远不会结束,”哈尔微笑着看着巴里,手上把玩着那朵花,“并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是那么的美丽动人,有时候它们残酷无比,就像玫瑰花上的刺。但是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这就是它吸引人的地方。或许他们幸福的在一起了,又或许’我’一直没有勇气去触碰那朵花。”

哈尔站起身,重新将花献给了巴里。

“我该走了,我想明天我们可以在这里见面?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明天晚上如何?王子殿下,我还有好多故事呢。”

“我会的,哈尔,我会来的。”巴里轻轻的笑着,蓝眼睛混着天空般纯净和海水般的温柔,“我等着你的故事,天才。”

巴里朝他挥了挥手,转身穿过了森林,在巴里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后,哈尔重新做回到了树干上。

“我”最后有勇气触碰那朵花吗?

哈尔想,

有吗?

--

写了两个小时,感觉什么都没写…

日常写不出感觉(1/1)

只是那这个设定过过手瘾而已…(。

粗粮,慢点吃别噎着了……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