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ko今天也不想填坑

想不到剧情,痛苦

【halbarry】关于收留小孩


*哈尔并没有那么穷!
*哈尔是个正直的人他不会对小朋友出手的!
*能力一部分保留!
*取名废根本不知道该取什么题目!
*第一次写这种他们,ooc是肯定有的!
*ooc都是我的锅!

--
哈尔几乎是摔进门的。

这两天宇宙不怎么太平,作为宇宙巡警哈尔怎么可能放任那些外星人不管,于是他在真空中战斗了两天还差点把命给丢了,还好灯团给他放了个假,要不然哈尔估计得辞职。

当个超级英雄还真不容易…哈尔一头栽在自己不大的床上打算睡个昏天地暗。

“叩叩叩”

“呃…”哈尔翻了个身,把枕头摁在自己头上。

“叩叩叩”

“呃啊…”哈尔钻进了被子里,假装听不到。

“叩叩叩”

“妈的谁啊?!”哈尔从床上一个翻身滚到地上,和冰凉的地板亲密接触让哈尔稍微的清醒了一点。他将那些脏衣服从脸上拿开,再怒气冲冲地从地上爬起来去开门。

哈尔猛的打开门,只看到了一小撮金发。

“呃…你好?”金发男孩大概也就六七岁,吧眨着蓝色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看这个似乎很不开心的人。

哈尔挑起了一遍的眉毛,暂时将被吵醒的怒火压回到肚子里,他可不能对着小孩子发火。

“我想你走错门了…现在这个时候还在街上晃可是很危险的。”

“嗯…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走丢。”金发男孩看起来很为难,“是这样…我本来只是在和朋友玩然后跑着跑着忽然就到了这里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所以先生能先收留我一晚吗我保证我会乖乖的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哇哦哇哦,慢点,”哈尔艰难的转动着大脑来分析这么大串话,“我至少两天没休息了,给我点时间。”

“好的…嗯…打扰到你对不起先生…”男孩脸上写满了内疚,“嗯…对了,我叫巴里,先生。”

“巴里?姓什么?”哈尔给巴里让了条路,轻轻关上了大门。

“我不记得了,”巴里摇了摇头,接过了哈尔给他倒的水,“我只知道我叫巴里…”

哈尔忍不住摸了摸这个沮丧的小男孩的头,金短发有点扎手,但也特好摸,“我叫哈尔,哈尔·乔丹。”哈尔觉得自己的手不受他控制,或许自己的大脑已经停机了,这让他看起来非常蠢。

“嗯!我记住了!”巴里给他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我可以叫你哈尔叔叔吗!”

“当然,当然可以,巴里。”哈尔瞬间觉得自己被治愈了,比蓝灯的效果还要好。

他就这么收留了一个来路不明的男孩。

然后客厅就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两个人各自喝着自己杯子里的水,哈尔的眼皮开始打架,现在就算是外面爆炸了他都能睡着。

“哈尔叔叔?”巴里晃了晃哈尔的手臂,哈尔一个哆嗦瞬间从半睡半醒间回过神,“哈尔叔叔累了吗?你去房间睡吧!我可以睡沙发!”

哈尔摸了把脸,拉起巴里的手就往卧室走。“我怎么能让你睡沙发呢?”哈尔艰难的从衣柜里翻出他侄子上次落在他家的一套睡衣,递给了巴里。

巴里有些犹豫,“可是…”蓝色的眼睛转了转,看看哈尔又看看手上的衣服,“不会给你添麻烦吗?”

“怎么会?”哈尔对着巴里笑笑,“我还怕你嫌弃我房间哩。”

巴里也笑了,当他换好衣服的时候哈尔已经倒在床上睡着了。

小小的金发男孩轻轻的爬上了床,努力把掉在地上的被子扯上来,盖在了哈尔和自己的身上。

巴里在墙上摸了一会找到了电灯的开关,啪的一声,发光体就只有外面天上的星星了。

他钻进了被子里,旁边的哈尔均匀的呼吸着,巴里往那边靠了靠,也闭上了眼睛。
“晚安,哈尔叔叔。”

--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挤进来,全部洒在哈尔的脸上,牟足了劲要把这个家伙叫醒。哈尔皱紧了眉毛,试图阻止阳光把他亮瞎。

他挣扎了一会,最后还是撑着沉得要死脑袋从床上爬起来。头疼的像是宿醉,但他不记得有派对。

哈尔坐在床上发呆,瞄了眼时间才发现他睡了大半天,现在是下午四点。他试图下床,然后被自己的衣服绊倒在地,脸直接砸向了地板。

“嗷!!”

十秒钟后,哈尔现在彻底醒了,正坐在地上思考人生的意义。

然后他听到外面“咚咚咚咚”的声音,哈尔终于想起来昨天晚上有个小天使住进了他家。

“哈尔叔叔?你醒了?”巴里猛的打开门,坚硬的木门“哐”的一下打到他的脸上。

“嗷!!!”

“哈尔叔叔?!”巴里吓坏了,蓝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我…我不是故意的!哈尔叔叔你没事吧?!”

“没事,巴里,我很好。”哈尔直挺挺的倒在地板上,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哈尔叔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巴里蹲在哈尔旁边,看起来委屈极了。哈尔摸了摸巴里的头,“我没事啦,以及我是不是闻到一股味道…”

“哦对!我差点忘了!”还没说完巴里就跑了出去,留下一个手还没来得及放下的哈尔。

他跑的可真快…哈尔慢悠悠的爬起来,将衣服捡起来扔到了洗衣机里面。他想起了联盟里那个同样跑的很快的家伙,话说他已经有段时间没回联盟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哈尔想着,匆匆洗漱完毕。

哈尔走到客厅,看到那个小不点正在厨房里忙忙碌碌,哈尔偷偷用灯戒把桌上的啤酒瓶全部打包扔进了楼下的垃圾桶里。

“哈尔叔叔!”巴里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两条悬空的腿晃啊晃,桌上摆着一盘简单的“早餐”。

“来了来了,”哈尔慌忙把戒指收好,在餐桌旁坐下的时候肚子发出了不争气的叫声,“哇哦,看看我的小男孩给我做了什么!我觉得我要流泪了!”

巴里自豪的笑着,整个人都散发着阳光般的气息,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喜给哈尔平淡无奇的第二生活加了点色彩。

十五分钟后哈尔心满意足的洗着盘子,巴里正坐在沙发上不停的给电视转台,手上还抱着一包薯片。

“好了巴里,想不想出去?”哈尔又摸上了巴里的头发,“我带你去买衣服怎样?”

“好耶!”巴里眼睛都亮了起来,“太棒了!我喜欢出去!”

“那去换衣服吧,我们一会就出门!”

“耶!”

巴里蹦蹦跳跳的回了房间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哈尔也披上了飞行员夹克。

反正这卡是奥利的,我想他不会介意这么一点钱的对吧。哈尔想着,拉起来巴里小小的手。

“哈尔叔叔!”巴里忽然对哈尔的夹克感兴趣起来,“这是飞行员夹克吗!哈尔叔叔你是飞行员吗!”

哈尔想了想,点了点头,“当然!我还是很厉害的飞行员呢!”哈尔露出了一排大白牙,自豪的说着。

“酷!”巴里越来越感兴趣,“在天上飞的感觉一定很棒!”

哈尔带着巴里,自己的心情都好了起来,就是那种凯尔终于在死线前画完了稿的愉悦和放松。

我真的是很喜欢小孩子啊,哈尔想。

--

与此同时,中心城。

今天中心城天气非常的好,大大的太阳不温不火的挂在天边,几只小鸟在窗外叫着,给这个夏日增添了一些活力。

巴里终于写完了所有的报告,他累极了,连那头漂亮的金发仿佛都失去了光泽。

现在闪电侠需要一些甜甜圈和至少八个小时的睡眠。巴里迷迷糊糊的想着,拐弯去了那家他最喜欢的甜甜圈店。

在他抱着一大盒甜甜圈走出店的时候月亮已经把赖在天边的太阳踢了下去。巴里一边往家走一边咬着草莓味的甜甜圈,正当他打算掏出钥匙的时候,他发现有个小小的黑影在他家门前。

巴里一下子警惕了起来,随时准备战斗,他慢慢的走近,而那个黑影先转过了身。

是个男孩。

“哇哦!”男孩似乎是被悄悄接近的巴里下了一大跳,“你是谁!”

“你身后那个屋子的主人。”巴里回答,“你又是谁?”

“我叫哈尔!”男孩在介绍自己的时候自豪的挺起了胸膛,完全不怕这个比他大上很多岁的陌生人,“我在和朋友玩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到了这里!”

巴里蹲下来看着这个棕发男孩,表情变得温和起来,“哈尔,这么晚了我想你应该要回家了吧?你的父母会担心的。”

“我也想回家…”哈尔变的悲伤起来,撅着嘴看地上的石子,“可是我不记得我的家在哪里了……”

正当巴里思考该怎么哄他的时候哈尔自己恢复了活力,浅棕色的眼睛毫不畏惧的看向巴里,“你能收留我吗?我不会添麻烦的!而且我很厉害!”说着哈尔像个真正的小大人一样两手叉着腰,有些不听话的头发也自豪的翘了起来。

巴里有些哭笑不得,哈尔肯定是失忆了,他看起来不像是在撒谎,但是巴里得确认一下。

“好吧,哈尔,我可以收留你。”

“耶!!”

“但是,你要先和我去趟医院。”

“唔…”

巴里摸了摸哈尔的头,然后一下子就爱上了那个手感,但他没放任自己摸下去。

哈尔咬着嘴唇思考了一会,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还好巴里在回家之前就已经吃了晚饭(算是吧),要不然第二天报纸的头条就是“闪电侠饿死在街上”了。

哈尔意外的乖,牵着巴里的手左顾右盼,他似乎对任何东西都很好奇,他甚至想伸手摸摸那条看起来很凶的狗的头。

不过他没有这么做,巴里松了口气。

最后医生给出的证明是“短暂性失忆”,而且哈尔没有外伤,所以是什么别的原因导致了他的失忆。

既然之前已经说好了,所以巴里只能收留他直到记忆恢复或者找到其他的解决方法。

而且说实在的,巴里快要累趴下了。

“对了!”哈尔忽然开口,眼睛眨巴眨巴,“我还不知道要怎么叫你呢。”

“巴里,巴里·艾伦。”

“唔,我可以叫你巴里叔叔吗?”

“嗯,可以。”巴里微笑着又摸了摸哈尔的头。啊,手感真好。

第一天晚上巴里让哈尔和他一起睡,哈尔睡相还不错,除了经常蹬被子,巴里又一次将被子重新盖回到他身上。

第二天悄然降临,巴里一睁眼就看到哈尔的一张大脸。

“早!巴里叔叔!”

“嗯,你也早。现在几点了?”

“唔…”哈尔从被子里爬出来,在床头摸到了他的手表,“早上十点!”

巴里晃了晃头让自己清醒一点,等他回复的差不多的时候哈尔已经噔噔噔的跑了出去。

他可真有活力啊…巴里看着他用他自己从柜子里翻出的一次性牙刷刷牙,不经想起了联盟里那个经常冲在最前面的家伙。

话说他好久没有回联盟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巴里想着,将自己打理干净。

哈尔坐在餐桌前的椅子上晃着两条悬空的腿,灿烂的笑着。

他已经把这里当成他家了吗…巴里将煎蛋和吐司放在了桌上,哈尔还是乖乖的等到巴里也坐下之后他才开始吃。

外面下着大雨,毫不留情的冲刷着街道,看来出门给哈尔买衣服的计划泡汤了,巴里看向窗外,这仿佛是今年下的最大的一场雨。

巴里将哈尔安放在沙发上看电视,自己坐在旁边看书,那个小家伙的注意力一直都不集中,一会看看电视里的卡通兔子,一会又看看巴里。

“巴里叔叔,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哈尔歪着头仰脸看他。

“当然可以,”巴里微笑着将书合上,微笑着看向哈尔,“什么问题?”

“巴里叔叔,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漂亮吗?”哈尔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疑惑,巴里有些被吓着了,“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因为巴里叔叔的眼睛很好看呀,”哈尔又笑了,两条小腿晃的更加厉害,“像大海一样!”

很少有人这么直接的夸奖巴里的蓝眼睛,尽管它们真的很漂亮,童言无忌嘛,巴里温柔的看着这个可爱的男孩,“谢谢,你这么说我很开心,”巴里伸手将哈尔微乱的头发捋顺,“你的眼睛也很漂亮,像热可可。”

“真的吗真的吗!”哈尔笑得更开心了,拼命的往巴里那边移动,几乎整个人都挂了上去,“可我还是更喜欢巴里叔叔的眼睛!像宝石!像蓝玫瑰!像下过雨之后的天空!”

哈尔很兴奋,他几乎是喊出来的,他就差在巴里的脸上亲一口了,而他确实这么做了。

巴里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被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给撩了。

--

一个月后。

英勇无畏的绿灯侠终于回到了联盟,巴里不得不承认,没有绿灯侠的正义联盟是如此无聊。

绿灯侠和闪电侠是最棒的拍档,他们互相看护着对方的后背,他们是如此默契,即使比不上超人和蝙蝠侠,但也不比他们差多少。所以当绿灯侠离开的那段时间闪电侠可以说是不完整的。

他少了一个可以在他做自由落体的时候用各种奇怪的东西接住他的人,也少了一个可以相互关心的人。

现在绿灯侠回来了,他们打了一场漂亮的仗,把那群长相猎奇的外星生物给揍了回去,而闪电侠比平时更活跃了。

收尾工作完成之后,绿灯侠忽然叫住了准备开跑的他。

“怎么啦?天才?”

“呃…是这样,咳,”绿灯侠看起来有点犹豫,虽然就一瞬间但是巴里看到了,“你知道,我们是最棒的战友,所以我在想我们能不能把这份友谊延续到我们的…呃…另一个生活里?”

“哇,我是说,当然可以!”巴里笑弯了眼睛,哈尔忽然觉得似乎有点眼熟。

多年的默契体现了出来,他们同时摘下了面具。

哈尔看到了他金色的头发和海蓝色的眼睛。

巴里看到了他棕色的头发和可可色的眼睛。

“巴里?!”
“哈尔?!”

“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一下子空气安静了,他们看着对方,这份沉默终于被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笑声打破。

“噢,天才,”巴里的手搭在了他肩上,“我想我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怎么样,想看看小时候的你吗?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可是相当可爱啊!”哈尔大笑着揽过了巴里的肩膀,不轻不重的揉捏着。

“你知道你小时候多搞笑吗?他根本不知道痛也不知道爱护自己,光是从客厅走到卧室他都能撞到桌子角!”巴里并没有挣扎,两个人一边笑一边抖着自家收留的种种糗事。

两个孩子的见面并没有想象中的尴尬,他们像是朋友一样冲向对方,小巴里在快要撞上小哈尔的时候跳了起来,小哈尔稳稳当当的抱住了他,两个孩子大笑着抱成一团,不一会他们就开心的聊了起来,分享着自己看到的种种趣事。

“他们关系真好。”哈尔感叹着。

“是啊。”巴里看着缩小版的他们,忍不住笑了。

巴里没注意到哈尔悄悄的看了他一眼,又快速的转过了头。

忽然他觉得有什么在摸着自己的头,一抬头看到巴里微笑着的脸。

哈尔挑起了眉,抓住了那只乱动的手,“干嘛?羡慕我头发好?”

“其实要我说的话,还是那个哈尔的头发手感好。”巴里不动声色的将手抽了回来,不去看那双笑意越来越浓的眼睛。

“啊?那你就不要我啦?”哈尔忽的凑过来,笑嘻嘻的看着巴里有点泛红的耳根。没办法,这太明显了,谁让他比较白呢。

“去你的。”巴里从腰后摸出一个枕头直接糊在了哈尔的脸上,那两个孩子似乎注意到了这边,正咯咯的笑着。

哈尔闻着枕头上带着的一点点巴里的味道,忽然有一种一家四口的错觉。

毕竟他暗恋闪电侠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有些幻想还是比较正常的对吧。

万一巴里也对自己有感觉呢?哈尔毫不要脸的想着。

他顺着巴里的这股劲就躺在了沙发上,另一头的巴里用余光看了眼还在用枕头蒙头的哈尔。

万一呢。

--


暂时算…一发完吧!写的比较赶所以结尾也比较随意…以后有时间有脑洞的话还是会再写一些两个人见面以前和小孩相处的事情…还有些梗还没写到呢……

完全写不出想要的那种感觉啊!觉得自己垃圾到不行……(哭泣

写不出他们十万分之一的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疯了我真的要多练练了!!!

小朋友,真可爱哦………

下一篇文的预告是kylewally的一个三十题!还是写段子比较适合我啊!(。

家里Wi-Fi再不修好我就要死了……

评论(7)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