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ko今天也不想填坑

想不到剧情,痛苦

【卷黑】猫瞳 2


*调酒师卷X夜店老板黑
*渣文笔
*OOC严重注意

啊啊…刚从美国回来洗了澡爽到爆炸(((o(*゚▽゚*)o)))
第一次写卷黑就有这么多人看好开心啊♪( ´▽`)
我正在很认真的思考要不要写KN…给个建议呗o(`ω´ )o
刚刚看完一篇玛丽苏文,整个人有点不太好…说起来我干嘛这么做死_(:з」∠)_


*・゜゚・*:.。..。.:*・'(*゚▽゚*)'・*:.。. .。.:*・゜゚・*


葛锐之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喝着鸡尾酒和NADA调侃着夏凯。

“吱—————”麦克风发出了尖锐的声音来刷存在感,愉悦地打断了葛锐之的话。

“哦对了,我都不知道你们的店……”

“台上那个就是他,程黑。”

葛锐之抬眼望去。NADA说的台是指舞娘们跳钢管舞的台面,只不过现在那里没有舞娘,只有一个男子。

程黑懒懒地靠在钢管上,他本来就有一种病态的白,自己还只穿黑色的衣服,在幽紫的灯光下更是让他看起来如鬼魂一般。微卷的黑发挡住了他的视线,他不耐烦地把过长的刘海潦倒一边,扫视着台下。

葛锐之一瞬间感受到了程黑的视线,那种带有一丝冷漠和嘲讽的感觉让他不自觉的抖了一下。

啊啊…看起来不好相处啊…葛锐之想着,喝掉了杯中的酒。

“咳,大家都知道我要干什么的是吧。”程黑终于开口说话,那种慵懒的声线也是让很多人欲罢不能(好像有什么不对),“那么,就开始吧。”他说完便直接把话筒递给了一个人,然而那个人好像不是员工吧…葛锐之在心里默默吐槽。NADA在旁边仿佛明白葛锐之的想法,轻轻地笑了。

这个人的重点和别人不太一样啊…

葛锐之站起身,疏松了一下筋骨。嘿嘿…这个职位,我要定了。


这他喵是个什么情况。

程黑请了不止一个调酒师,为的是挑出一个最好的。葛锐之表示,你他喵的挑菜呢?!当然,这时后话。

“所以说你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只要调出能让我满意的酒来,就算过关。”程黑抱着胳膊坐在吧台上,扫视着调酒师们。

颜值都很高啊,不过都没我帅。不过那边那个白色卷毛怎么这么高?!(葛锐之:废话,老子190! 程黑:你说什么? 葛锐之:我8岁。)

“呃……那个…”葛锐之小心翼翼地尝试和这个看起来很高冷的老板说话,“有什么问题吗卷毛同学?”回应他的是一个略显不耐烦的声音,以及…我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这样的绰号?“不不不我只是想问问你你能喝伏特加那种烈酒吗…?”葛锐之看着这个即使坐在高一点的吧台还比自己矮半个头的男人,语气略显可怜。

程黑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到底是怎样的人才会问夜店老板会不会喝酒啊?!

程黑按了按太阳穴,这人是不是太神经大条了…“我他喵的是红酒鉴赏师!你说我会不会喝酒啊卷毛同学!”程黑用他自认为温柔的声音回答葛锐之,但在葛锐之看来却是十分的……呃……可怕。

葛锐之一边思考调什么酒一边观察程黑,千万种酒类品种飞过脑海。犹如打开电脑的资料库,在单一的信息下组合出最完美的配方。葛锐之和别的调酒师不同,他喜欢用自己的配方,跟着自己的直觉走。但同样因为这个,他常常不受待见,被别人说成“不规范”。

就是因为这个,他才来“鬼杀”应聘,他知道这里也是一个“不规范”的地方。

程黑似乎也是无聊起来,开了一瓶红酒。葛锐之就这么看着,看着他拿起玻璃高脚杯,看着他碧绿眼眸欣赏红酒,看着他的唇抵住杯沿,看着猩红的液体流入他的嘴,看着他闭眼品尝时微颤的睫毛,看着他的喉结上下滚动…

葛锐之看着这个几乎与黑暗融于一体却不容忽视的人,脑子里闪过一丝想法。

他犹如……

犹如……

一只高贵的黑猫。

葛锐之拿起桌面上的雪克壶,从柜台挑了几瓶酒,“血腥玛丽”的味道和那人碧绿的眼眸充斥着他的大脑,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其实程黑从一开始就知道那个傻大个卷毛在观察他,他不明白为什么。不过那个卷毛还是有点意思,十几个调酒师就只有他用自由调酒法。程黑看惯了那种死板的英式调酒和华丽的花式调酒,那种追随本性与直觉的自由调酒也变得格外赏心悦目。

啧,这个卷毛,有点意思啊。


*・゜゚・*:.。..。.:*・'(*゚▽゚*)'・*:.。. .。.:*・゜゚・*



啊啊我怎么没感觉剧情有发展呢呢呢呢!!( ´Д`)y━・~~
估计下一章才会提到“猫瞳”…这一章感觉就是卷毛痴汉啊…(ノ_<)
妈个鸡老子为了写这篇文还特意查了一下如何调酒!!((((;゚Д゚)))))))
和卷毛一个姓搞得我每次大“葛锐之”就好像在说我的某一个亲戚…各种微妙啊…ˊ_>ˋ

评论(18)

热度(9)